设为首页 / 加入收藏 / 联系我们 24小时服务热线:13671843966 | 免费热线电话:400-82-13149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千实动态 >

民营服装企业在夹缝中艰难求生

时间:2018-08-20 14:39来源: 作者: 点击:
  • 桐乡是浙江乃至全国经编行业的重镇。如今,这座发轫于改革开放初期而迅速扩大的经编产业重地,同样面临着产业内部“涨价台风”的考验。

    8月6日,嘉兴桐乡、海宁与常州武进区三地的经编商会对外发布了“停产倡议书”,让这个遍布桐乡、海宁等地的传统制造行业所面临的困局开始公之于众。

    究其原因,经编行业的上游原材料价格一路上涨,让众多中小加工企业面临愈发艰难的市场环境。

    据中国纺织网数据显示,近几年来涤纶长丝、羊毛纱线等经编产业所需的原材料价格一路上涨。特别是涤纶长丝在近几个月内一路飙升,截至8月14日,涤纶长丝POY150D的市场均价为10900元/吨,其余原料均价也是超过万元每吨,与去年同期相比,皆上涨至少2000元/吨。


    “涨涨不休”的原料

    8月中下旬本应是往年服装加工厂的生产旺季,但近几年吴国杉明显感觉到淡季的时间开始慢慢地变长了,真正忙起来的旺季还要等到9月份。

    一位长期从事毛纺销售业务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羊绒纱线的价格从2017年的800多元一公斤上涨到现在超过1000元一公斤,不到一年的时间内,原料价格涨幅在25%左右。

    “由于澳洲干旱,水草减少,因此羊毛产量受限,再加上羊毛进口结算以澳元为主,汇率波动也是导致原料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。”

    事实上,经编产业价格一路“涨涨涨”并不仅限于羊绒制衣的加工行业,近一段时间来,服装加工产业所需的纺织品原料价格皆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。

    根据中国纺织网公布的实时数据显示,8月16日PTA(主要化纤原料)参考价为8147元/吨,相较于8月1日的市场价格上涨幅度达到了22.09%,为本月目前最高涨幅。

   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,整个产业价格传导链基本呈现出“石油-石脑油-PX-PTA-化纤厂-纺织厂-服装厂”的格局,其中PTA等原材料多以美元结算,受近期石油与外汇等关键源头因素的影响,定价走高也是市场传导的必然。

    “这一波纺织原料涨价主要是油价和汇率的影响,主导的市场涨幅在15%左右。”该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由于服装厂上游的产业多以垄断和大企业集聚居多,这也导致在行情上涨的情况下,一些上游产业的原材料市场溢价权更加强势。


    “夹缝困局”中的纺织企业

    实际上,原料价格上涨带来的行业“蝴蝶效应”远未就此停驻。旺季压缩的同时,原料价格普涨也给其服装加工企业提出了新的挑战与难题。

    “因为报价存在一定的周期差,在原料不断上涨的预期下,也给企业的生产带来了很多变化与不同。”这种变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:一方面,原材料价格上涨,导致行业普遍不敢轻易提前备货;另一方面,备货周期逐渐压缩向“双十一”与“双十二”的销售旺季靠拢,这就导致加工工厂出现了“淡季太清闲,旺季做不出”的两难局面。

    以桐乡为代表的中小服装加工企业皆是小而散的集聚特点,企业间的竞争关系普遍存在,价格战等劣势也逐渐削弱着整体行业的市场议价权。

    私营企业多形成的产能过剩,导致行业的市场议价权很低,服装加工中小企业的上游与下游都以大型企业为主,上游是强大的卖方市场,而产业下游也是十分强势的买方市场。

    在这样的局面下,面临原料涨价,类似于吴国杉的中小加工企业也基本没有可调价的市场空间,由此成为一个两面都遭受挤压的“夹心饼干”行业。

    以桐乡为代表的服装加工产业涉及的人工、房租、水洗等关键要素皆出现普遍上涨的趋势。在桐乡市,加工厂房的房租已经由三年前的10元/平左右的价格,上涨至超过20元/平。

    此外,环保成本也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。水洗、印染工厂因为环保趋严出现关闭潮等,也间接导致桐乡当地中小加工企业面临成本不断上提的现实。

    2016年初,桐乡市发布了《桐乡市印染造纸制革化工行业长效管理办法》,淘汰一批不达标的印染企业后,剩下的企业产能无法满足经编与纺织企业的市场需求,很快市场报价也出现了上涨。

    除了原材料、用工与房租等因素影响外,洗染厂的价格上涨也是造成当前桐乡市的经编行业面临着“举步维艰”局面的重要原因。


    破局之道

    事实上,本就诞生于市场夹缝中的民营中小制造企业,并非第一次面对当前的市场困局。

    长期观察浙江民营经济发展的专家皆表示,在以浙江为代表的传统制造产业发展过程中,这种中小制造企业前后受挤压缺乏议价权的现象也曾出现过。其源于原有的块状经济发展格局下,在市场竞争中如果没有出现龙头企业,或者没有形成一定市场份额的大企业来主导市场话语权,就必然会面临这样的发展问题。

    事实上浙江的传统产业大部分都经历了这个过程,当前的环境下其实是能够通过市场来倒逼其完成组织结构的转变。只不过,在整个以桐乡经编行业为代表的中小制造企业转型的过程中,不可否认的是市场、政府引导皆能够扮演重要的推动力量,但最关键的转变还是来源于企业自身。

    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建军表示,桐乡等地经编行业遭遇的困局是市场经济皆需面对的问题,对于行业发展来说,解决的办法只有企业自身被迫的转型与升级。陈建军告诉记者,当前浙江等地遇到的中小制造企业困局与传统产能的难题,是一个普遍问题,关键是怎样推动经编产业自身的产业升级,来实现高附加值化。在桐乡类似的几万个中小服装加工企业行业内部,也开始出现一定程度规模化之后的市场分工,利用资本的力量团结分散的小企业,整合成一个相对聚合的产能群体,来增强行业自身的话语权。

    目前随着我国产业升级步伐加快,以及国内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的快速上涨,必然催生纺织服装企业进行产业升级和产业整合,淘汰低产能低效率低附加值的传统企业,走向分工更为明细,产业链条集合度高的集群产业发展。



    上一篇:中国绍兴时装在巴黎展出
    下一篇:人工智能AI服装设计师来袭!